人在深圳 第二十三章_影音先锋av资源库韩片_av网站视频在线观看_影音先锋av撸一撸soso_av电影网

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人在深圳 第二十三章 更多>>
 

    人在深圳 第二十三章

    时间:2018-06-25 巴山蜀水在我的想像中,一直是风光优美、人们安居乐业的淳朴景象。踏上这片神奇的土地是我长久以来的嚮往。
      和黄依玲踏上这片土地,却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只见四处楼房林立、车来车往,熙熙攘攘的人群说着我听得莫名其妙的话语,这就是我心目中嚮往的土地?我有点困惑,却又有点亲切。
      我在路上问黄依玲:「姐,你说等会进门我怎么称呼好?」
      黄依玲大大咧咧说:「那有啥,跟着我叫呗!」
      我小心的问:「合适吗?」
      黄依玲推了我一把,说:「哈,想不到你也有胆怯的时候啊?小静都跟爸妈说了,你就跟着叫呗。」
      黄家并不大,两房两厅,套房结构,房子有点旧了。刚一踏进门,黄依玲高兴的叫道:「爸,妈,我回来啦!」黄依玲的父亲脸很瘦削,戴一副老花眼镜,头髮已经带点斑白,却精神抖擞,一看就知是一位知识分子。母亲也不再年轻,眼角泛起鱼尾纹,但依然雍容大方,年轻时肯定美丽出众!两人一见女儿回家,高兴地迎了上来。
      我启口欲叫,黄父哈哈一笑:「这就是萧乐了?不错不错,我女儿有眼光!」
      我细声叫道:「爸,妈!」
      黄母过来拉我:「来来来,快来坐下。可把你们累的!」
      黄依玲又朝家里大声叫:「奶奶!」一位七旬老妇从房里出来,满头黑髮,双眼炯炯有神,看得出身体很好。老人乐呵呵走过来,拉住黄依玲的手,左瞧瞧右看看,疼爱得不得了。
      我站起来,对老人说:「奶奶好!」老人又走过来拉着我的手,仔细端详个没完,慈祥的目光让我深感温暖。老人乐呵呵笑道:「小静有眼光嘛!」我不好意思了,说:「谢谢奶奶夸奖!」
      黄静要晚些时候才到。令我深感意外的是,我们刚坐定下来不久,瀋阳和黄小荫夫妇居然来了。他们跟黄家似乎非常熟悉,丝毫不用客套。黄小荫比两个月前圆润了许多;瀋阳还是高高瘦瘦的样子,走过来跟我握手,左手轻捶我肩膀,说:「萧乐,两个月不见,你可是越来越潇洒啦!」
      我发觉他有点黑眼圈,笑着说:「时间过得真快。上回你到深圳,一晃就两个月过了。怎么样,婚后日子甜如蜜吧?」瀋阳打着哈哈,也不做答。
      黄依玲打趣他:「瀋阳,新婚也要注意身体啊,看你都有黑眼圈了。」说得旁边的黄小荫脸上不禁一红,说:「依玲,瞧你说的。」
      大家不禁哈哈一乐,黄父说道:「你们这群年轻人啊!……」
      黄母说:「泡茶了,反正啊,年轻跟你是不沾边啦。」
      大伙又是一乐,我说:「妈,你这么说也不太对,只要心不老,那依然年轻啊。」
      黄父不禁得意:「就是。知我者,萧乐也。」惹得大伙又是一笑。
      黄父接着说:「上回画院有个学生,画了一副桃花盛开图,上面停着一只白头的青鸟,请我题句。你们猜怎么着?」众人面面相觑,黄父愈是得意洋洋,说:「让你们猜一猜,猜中了有奖!」
      其实我心中略知一二,只不过不好意思拂了他的面子,都说中文系的教授好面子,看来一点不假。黄父在四川大学中文系教书,我听黄依玲说的。
      众人说了几个,黄父都得意地摇头,他指着我说:「萧乐,来,你来说一说。」想考我呢?有知识的人就是不同,考察女婿居然这么不露声色。幸好我早猜到他的意图了!
      我装作思考了一会,笑容可掬地说:「您这个学生有意思!照我猜,他是想跟你开个玩笑。您题的应该是:桃花红满三千岁,青鸟飞来也白头。」
      黄父眼露惊奇之色,说:「你再说说看。」
      我接着说:「他可个有趣的学生!这句诗在袁枚的《随园诗话》中有,我猜他恰巧看到了,想考考你这位先生,跟你开开玩笑。」
      黄父竖起大拇指夸我:「不错不错,都让你说中了。」
      黄母在旁问:「萧乐,平时是不是经常看书啊?」
      黄父接话说:「年轻人,多看些书,学多点知识总是好事!」
      我点头称是,说:「这都是以前积累的知识,现在工作太忙,能静下来看书的时间实在太少了。」
      奶奶在旁边提醒黄父:「你的奖品呢?还不快拿出来。」
      黄父哈哈一笑:「我的奖品啊,就是把小静嫁给他,够意思吧?」
      黄母在旁给我使个眼色,我赶紧说道:「谢谢爸爸!」
      奶奶乐呵呵,说:「刚才要是我猜中了呢?」
      黄父哈哈大笑,说:「妈,难不成你也要我把小静嫁给你,哈哈哈……」
      大伙跟着哈哈直乐。
      瀋阳和黄小荫忙着给我道喜!我发觉瀋阳脸上有一丝嫉妒一闪而过。
      稍微安静下来,瀋阳说了:「萧乐,今晚到我家歇着。小静来过电话,说家里挤不下,你们和依玲到我家住几天,怎么样?」转头问黄父:「叔叔,你看可以吗?」
      黄父点点头,说:「阳阳,那你就辛苦辛苦。」
      黄小荫接话:「叔叔,这本来就应该的嘛。」
      黄依玲却是反对:「我不过去,我要陪着奶奶。」
      看看这屋子,确实是有些窄小。我歉意的说:「瀋阳,麻烦你了。」瀋阳手一挥:「没啥。」一想到要跟瀋阳住在一起,我想起了昨晚黄小荫回复的问号感歎号省略号,眼神有意无意的瞥了黄小荫一眼,她却装做没看到,自个端起茶杯喝茶。
      黄静是傍晚才到的。在机场来了电话,黄父指派瀋阳去机场接她,我刚想出声说「我去」,黄父摆手说:「让瀋阳去吧,你也累了,咱们喝茶。来来来,喝茶!」瀋阳应声后自个就出去了。
      大伙继续有说有笑。
      黄静进门还是让我眼前一亮。才半个月不见,她显得干练,成熟多了。一件海蓝色外套,白色内衬衣,紧窄的牛仔裤把腰身包裹得紧紧的,勾勒出美妙的曲线。
      黄静一进门就如欢快的小鸟回了家,亲热地问候过家里每一个人,也不顾家里这么多人,一把搂住我,「喷」的亲了我一下,一下让我很不好意思。黄母笑骂她:「你这丫头,怎么老长不大啊!」
      黄父哈哈大笑,对黄母说:「还不是你教的!」
      黄静又握着奶奶的手:「奶奶,你是越来越beautiful。」
      奶奶笑问:「什么是beautiful?」
      我在旁解释:「奶奶,小静夸你美呢!」
      奶奶又是一阵呵呵笑:「奶奶老了。小静才beautiful呢!」
      惹得大伙又是一阵开怀大笑。
      又坐了一会,瀋阳和黄小荫起身告辞了。临走对我说:「萧乐,晚上我再过来接你们。」我刚应声「好」,黄静在后面说了:「是西区八座503吗?」瀋阳说「是」,黄静说:「你有没有多一把钥匙,有的话留下来,晚上我们自己过去,你就不用过来接了。好不好?」
      瀋阳扭头问黄小荫,恰巧黄小荫也带了钥匙,于是便解下留给我们。
      送走了瀋阳俩,黄母忙着张罗晚饭去了。黄父依然兴致勃勃和我们谈天说地,了解我们在外的情况。
      晚餐自然丰盛无比,只是闻闻满桌饭菜的香味,已经让人垂欲滴了。原来我以为黄依玲的手艺就很不错,现在看来,她应该都是跟她妈妈学的。
      吃过晚饭,又坐着喝茶,转眼就到了晚上十点多钟。我和黄静收拾好随身要带的东西,跟家里人道个别,转过两条街,便来到了瀋阳家里。
      瀋阳住的是两房两厅,有九十多平米,两个人住够宽敞的。黄静说是瀋阳他爸为他娶媳妇买的。瀋阳他爸是大学的副校长,是黄静她爸爸的领导。
      瀋阳夫妻俩早在家里等着我们了。迎接我们进门,帮我们把行李放到房里,带我俩参观房子,然后又忙着摆设茶具,泡茶招待我俩。
      黄静说:「你们喝吧。我得洗个澡,今天可够累的。」说完收拾衣物洗澡去了。我们三个坐下喝茶,我这才想起,我还不知道瀋阳的工作呢!问他,才知道他在联通公司建设部工作;而黄小荫却是个护士,这多少让我有些意外。
      同在通信行业,这让我和瀋阳有了更多的共同语言。我向他了解联通公司的发展计划,没想到他知道的还不少,并且毫不保留的告诉了我。我告诉他:「下来我们公司会竭尽全力争取你们公司的合同,希望到时候能得到你的帮助。」我想他应该听得懂「竭尽全力」后面的含义。
      瀋阳「嘿嘿」一笑,说:「说得那么远。能帮得上的我一定帮。」黄小荫在旁含笑不语,两个酒窝煞是迷人!
      接下来我们又谈了许多,根本没有发觉黄静洗好澡来到了旁边。待到黄静问声:「你们说什么呢?谈得这么高兴!」我俩才反应过来,齐齐抬头朝黄静看去。
      刚从浴室沖洗出来的黄静,有如出水芙蓉般清新动人,脸蛋红扑扑的,身穿粉红色睡衣,睡衣里的身材若隐若现,一下让我俩看傻了眼。
      黄静被我们看得不好意思,黄小荫忙出声:「喂,喂,你们俩个大色狼,有你们这么看人的吗?」我们立即回过神,都有些尴尬,而瀋阳脸上更是浮起红晕。对黄静的身体,他应该熟悉得要命了,没想到他还这么着迷!一想到他和黄静六年的性关係,我不禁妒火中生,转眼望向黄小荫,正巧和她的目光相碰,黄小荫禁不住脸上红云轻起。
      就这么沉默了一瞬间,黄小荫笑嘻嘻站起来,拉着黄静往房间里走,故意说:「小静,我们到房里,不理睬他们。」我和瀋阳尴尬的相视一眼,一时无话可说。
      看着她们走进房里,我才记起自拍的DV要送给黄静。朝着房里大声说:「小静,我有件礼物送给你,背包里有个DV,你看看就知道啦。」说完我立刻就后悔莫及,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忘了黄小荫在她身边啊,这下糗大了!
      瀋阳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神态,又和我说起电视了。我猜他肯定以为我不知道他和黄静的事!一想起他和黄静全身赤裸,黄静修长而有力的双腿,高高地勾在瀋阳的腰背上,而瀋阳的肉棒插入她的阴道的情景,我的心就忍不住阵阵绞痛!
      眼前又出现黄小荫煞是迷人的小酒窝,及眼神碰撞剎那间的娇羞神态,我暗下决心,一定要让我的阳具插入黄小荫的阴道里,不管用什么手段。
      我尽量让自己保持自然,再次和瀋阳谈论起通信行业。说得正好时,我发现黄小荫从房里出来,却没有走过来,直接回了他们的主房。我知道发生什么了。
      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我对瀋阳说:「不早了。我看我该洗澡了。」
      瀋阳一愣,转眼堆笑说:「看看我,一说上话就忘了时间了。好了,今晚说到这,你沖凉去。」
      我进房间拿衣服,黄静正躺在床上,脸蛋红彤彤的,含羞瞪了我一眼。摄像机还拿在她手上,我自然知道怎么回事,赶紧拿了衣服沖凉。
      瀋阳还在客厅,我对他说:「瀋阳,不用等我,你也该休息了。」瀋阳应声「好」,我到浴室洗澡了。
      洗完澡出来,我发现主房的门已经关上了。关了客厅的灯,我回了房间。回头一关上房门,我朝床边走过去,藏在被中只露出脑袋的黄静娇媚地看着我,等我一走近,她突然间掀起被子,一具雪白嫩滑的身子立现眼前,有如汉白玉般晶莹无暇,洁白得耀眼,洁白得让我头晕目眩!
      羞涩的脸庞,雪一样的肌肤,饱满的双峰有猩红两点,平坦的小腹,小腹的顶部有水草丛生,掩蔽着那销魂的桃源胜地;修长浑圆的大腿,画出两道美妙的曲线,格外令人赏心悦目!
      我一时看傻了眼!
      脉脉含羞的黄静脸上露出浅笑,娇媚地说:「你还等什么呀?」
      我恍然大悟,回过神来才发觉裤档已是一柱擎天,内心燃起的熊熊慾火,让我再也把持不住,急急忙忙扯下身上的衣服,迫不及待地爬上大床,压在黄静柔软的娇躯上面。
      黄静也已是情慾大动,抱住我的头,丁香小舌如灵巧的蛇钻进我的口中,迫切地搅动,我轻咬住她的舌头,舌尖轻轻佻动,述说无尽的相思情意!一只手柔和地握住她的乳房,有规律的揉捏,指尖不时扫过坚突的奶头,逗得黄静身子不停颤动,口里发出「嗯……嗯……」的呻吟。
      我的嘴离开她的小口,顺势而下,舌尖划过她的雪颈、粉胸,在饱满结实的乳房上左右逢源,时而蜻蜓点水,时而快速盘旋,黄静的身子颤抖了,口里更是「唔唔」叫着。
      挺拔的双峰下面,是平坦而舒缓的腹部,舌尖依然轻轻划过,到达了长着萋萋芳草的沼泽地带,我压住内心激动无比的心情,在大腿上盘绕数圈,才用手轻轻分开她的双腿,一幅人间美景立刻呈现眼前。
      油光黑亮的阴毛从阜部蔓延而下,密密麻麻长满了整个阴部,拨开草丛,两片花瓣掩盖着销魂洞的入口,如泉眼般有淫水不断涌出,洞口的顶端镶着一粒诱人的珍珠,暗示洞里藏匿无数的宝藏,期待着探险者的探索!
      我忍不住嚥口水,贪婪地注视着眼前的美景!
      依稀中我也记起,半个月不见,黄静的阴毛茂盛了许多。也许,她太需要我的灌溉了!
      我的脸逼近散发着热气的桃源胜地,一股淡薄的香味扑面而来,我深吸一口气,舌尖轻轻佻拨诱人的珍珠,黄静再也受不了,随着口里「啊!」的一声惊呼,抬起腰部,扭动屁股,想要躲闪我的袭击。
      这是我第一次为黄静口交,也是我第二次亲吻女人的阴部,第一次是在海南时和李佳丽做的。我按住她的大腿,吻上了她的整个阴部,舌头也不客气地左右上下划动,时不时钻探销魂洞内部,黄静激动得要命,娇躯不停地颤抖,耳边不断传来她的失神大叫:「啊!……呀!……受不了啊!……」
      我不理会她,专注地忙着我的探险工作,听着她失神的大叫,我突然想:瀋阳就在隔墙,他听到了会怎么样呢?
      我侧耳凝神一听,隔壁果然传来微弱的呻吟声,听得出是黄小荫的声音。看来这墙隔音效果有限,真不知道黄静的叫声这么大,听在瀋阳的耳中,他是兴奋异常呢还是心酸嫉妒?青梅竹马的女朋友、曾有过六年销魂性爱的伙伴,如今就在他的家里,就在他的隔壁,毫不忌讳地发出性爱的欢呼声,他会是怎样的感觉?想到这,我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黄静经受不住了,双手无助的伸往腹部胡乱摸索,口里语无伦次叫道:「受不了……我受不了,求求你……,我受不了,别……别……求你……」
      听着她胡言乱语,我觉得到时候了,再说下体也已经暴涨欲裂,硬得难受;我爬起身子,握住硬梆梆的肉棒,在她湿得一蹋糊涂的穴口上下划动两下,对着迷人的穴口一插到底,此时黄静更是长声大叫:「啊……」声音儘是欢畅无比!
      我不客气的立即大出大入,湿滑的通道,火热的阴道内部,带给我酥麻的欢快!可是让我万万想不到的是,我才抽插了几十下,黄静竟然高潮了,腰部快速的挺动了几下,突然跌在床上一动不动,紧接着身体一阵颤抖,阴腔把我锁得紧紧的,深入阴道深处的阳具感觉到了一股火热的浇灌!
      我缓慢地轻出慢进,黄静身子又抖了几抖,紧闭双眼,一动也不动了。零乱的头髮、身上泛起淡淡的红色,嫩滑的肌肤渗出细细的汗珠,一幅雨后海棠娇慵无力的神态,我见犹怜!我不忍心再动作,只好伏身在她娇躯上面,压得她口里又是「嗯」的一声。
      我再次侧耳凝听,瀋阳他们已经没有动静了。我想该是完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