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和女儿的同学偷情 更多>>
 

    和女儿的同学偷情

    时间:2018-06-23 加了一晚上的夜班,直到早上8点我才疲惫地回到家。妻子留了字条,说和女
    儿出去买东西。我一头扎进沙发,準备大睡一觉,这时门铃突然响了。可能是女儿
    的同学,我极不情愿地起来开门。门开了,我的眼睛一亮,果然是女儿的同学。她
    叫芷云,今年19岁,大约165公分,苗条的身材,一头乌黑的长髮,32C的
    胸脯使她显得自豪?是个可爱伶俐的美女。由于天气的原因,她穿了一件黑色的T
    恤衫和短裤。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胆量侵犯她,但我还是忍不住偷看她那诱人的身
    体,她只是我打手枪时的幻想对象。
      「叔叔你好,请问秀秀在家吗?」她问,眼睛闪烁着微笑。
      「不在,她可能要一个多小时才回来,要等她吗?」
      「好吧。」
      我和她坐在沙发上。我偷偷地瞟了她一眼,感觉鸡巴开始充血,为了不引起尴
    尬,我準备藉口去洗手间手淫,但是一晚的加班使脖子和肩膀感到很酸痛,于是我
    不停地旋转头部。
      「你肩膀痛吗?」她问。我有点吃惊,点点头。
      「我可以帮你,我的奶奶曾经教过我如何治疗肩膀酸疼。」
      我还来不及反对,芷云已经站起来走到我身后,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开始熟
    练地揉捏。我感到紧张,和肌肉的酸疼交织在一起。她揉捏的很好,不,真是太好
    了,手指好像会导电似的,让我感到浑身酥软。伴随着她肌肤散发的柔软的气味不
    断地飘进我的鼻孔,不知不觉地,我的鸡巴慢慢地勃起,直到把裤裆塞得满满的。
    我意识到应该藉口去洗手间了,但刚準备站起来,芷云却把我按了回去,说还没按
    完呢。
      我的鸡巴已经搭起了帐篷,我感到惊恐。如果她认为我準备强暴她或者其它什
    么的该怎么办?我感觉芷云的双手慢慢地从肩膀滑到前胸,揉搓起来,并把下巴搭
    在我的头上。我浑身僵直,我能想像她的胸部现在浮在沙发的靠背上,我渴望触摸
    它们。芷云的身子更加前倾,双手滑到我的腹部,然后停留在双腿间的帐篷处。我
    感到两个柔软的肉球顶在肩膀上。
      「又有个地方需要放鬆。」芷云对我耳语,嘴唇擦过我的脖子。
      我双手伸到背后,找到她的双乳,用力挤压,她发出呻吟声。不能再等了!我
    快速地转过身,跪在沙发上,面对着她。芷云笑了,双臂举过头顶,我急速地脱掉
    她的T恤,扒掉她的乳罩,一对造型完美C罩杯的奶子像碗一样扣在雪白的胸脯上
    ,两颗粉红色的乳头已经翘然竖立了。
      我含住其中一个乳头,用手指捏住另一个,芷云发出「mmm」的呻吟,用手
    不停地爱抚我的肩膀,这时我又含住了另一个乳头。芷云的双腿不断地摩擦沙发的
    背面。玩了好一会儿,我释放了她的双乳,告诉她可以把短裤脱掉了。她解开短裤
    的纽扣,连同内裤脱在地上,我第一次看到她的被整齐浓黑阴毛覆盖的阴埠。我的
    一只手移到她的阴户上,手指找到阴蒂轻柔地揉搓,另一只手的中指探入潮湿的阴
    唇,插入她的阴道。伴随着中指快速地抽插,她的喘息声也越来越重。
      我站起来,对着芷云解开裤子,把压抑已久的鸡巴放出来,它趾高气扬地挺在
    空气中。
      「给它消消肿。」我对她说。
      芷云急促地喘息着,跳上沙发并跪在上面,美丽的明眸闪烁着惊讶,羞涩地盯
    着12公分长的大鸡巴,然后伸出舌尖舔了舔龟头上渗出的精液,张开嘴缓缓地把
    龟头含了进去。
      「呜……」,我的喉咙低吼着。
      芷云皱着眉头把我的鸡巴全部含了进去,我感觉龟头已经抵到她的咽喉。我的
    妻子不喜欢口交,但是芷云喜欢,她用双手轻揉我的睪丸,头一前一后地摆动,有
    规律地吸吮。快感一阵一阵从下面穿上来,我感觉精关快要失守,连忙把鸡巴从她
    口中抽出,我可不想这么快洩掉。
      「我想做爱,」我用嘶哑的嗓音说,手里握着涨大的鸡巴。
      「我也想,」她说。
      我仰面躺在沙发上,芷云跨坐上来,用小手抓住阳具,把龟头抵在桃源洞口,
    然后缓缓坐下。开始她还戏弄我,刚把龟头插进去,却又抬起身子,我看到龟头与
    小阴唇之间连着一条细细的粘液。我乞求她赶快把鸡巴插入她的又紧又湿的小穴。
    终于,鸡巴完全消失在她的身体里。她发出尖叫,我也愉快地低吼着。
      我这个位置真好,可以饱览青春少女最隐秘的地方。芷云的阴埠肥厚,阴毛乌
    黑髮亮,原来整齐的排列被我摸得凌乱不堪。通红的阴蒂已经完全勃起,两片小阴
    唇被鸡巴带得翻进翻出,淫水不断地从鸡巴与小穴紧密的缝隙中渗透出来。我原以
    为她应该像个天使似的优雅地做爱,但是她却疯狂地上下吞吐着我的鸡巴,还不时
    前后左右摆动着屁股。她的眼睛紧闭,秀丽的黑髮自由地悬垂着,随着她的动作来
    回地摆动。我抓住她的乳房,让它们在手中跳动。芷云达到了第一次高潮,阴道的
    痉挛冲击着我的鸡巴。
      即使不太可能,我也想努力控制节奏,芷云已经两三次高潮了,每一次都比前
    一次强烈。我感受到最猛烈的一次已经逐渐在她和我的体内形成,慾火已经烧到极
    点。芷云狂野地起伏着,在我身上跳跃的劲道之大让我担心会把沙发搞坏,我尽量
    迎合着她,性器结合处淫水四溅,发出「啪啪」的声响。她柔软弹性的乳房上已经
    渗出汗水,闪烁出淫秽的光亮。芷云开始发出高亢的呻吟,我知道她已在极度高潮
    的边缘,我告诉她我快射了。瞬间过后,她弓起背,「啊,啊」地大声尖叫,阴道
    强烈地收缩,我狂叫着朝她的子宫深处喷出大量的岩浆,连续发射了五次,她的阴
    户灌满了滚烫粘稠的精液。
      我们的欢愉时间是短暂的,因为我知道妻子和女儿很快就要回来。我们非常迅
    速地整理好凌乱的沙发,穿好衣服。没过多久,妻子和女儿开门进来,可这时芷云
    却还在洗手间!她们看到我悠闲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你的同学芷云在这儿,」我对女儿秀秀说。芷云这时从走廊里出来。
      「Oh,对不起,芷云,让你等了那么久,」秀秀抱歉地说。
      「没关係,没等多久,」芷云纯真地笑着回答,同时极快地瞟了我一眼,她表
    演地真好。
      芷云和秀秀走进卧室,而妻子却忙着叙述今天购物的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