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当前位置:浔阳新闻网 > 军事 >

从学会开飞机到打落敌机,他只用了2年

时间:2020-10-17 22:04 来源: 作者:浔阳新闻网

  曾经的少年

  那启明:1929年1月出生在辽宁省丹东市凤城县蓝旗乡蓝旗村的一个锡伯族家庭,18岁参加东北民主联军。22岁调入空军12师第34团担任飞行员。两年后,在抗美援朝战场,共击落三架敌机,荣获二等功两次、三等功一次,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军功章一枚、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三级国旗勋章一枚。

  这张照片拍摄于那启明陆军时期。18岁的那启明参加了东北民主联军,在安东(今丹东)军区警卫团二营四连当战士。1948年秋,他成为了一名机枪射手,先后参加了围困长春和解放沈阳的战役,就是在那时,他亲眼看到战友倒在敌机的轰炸下,他曾用枪指天,却打不到飞机。直到1950年春天,那启明接到了一个改变他一生的通知:要在陆军里,选拔飞行员!

  这张照片拍摄于1952年8月,仅仅经过短暂培训,抗美援朝战场上,23岁的那启明在40天里,驾驶着自己的05号战斗机同敌人在空中拼杀,击落美国F-84一架、英国FMK24两架。抗美援朝战场上,志愿军空军飞行员每击落一架敌机,就会在战机上刻画上一颗空心五角星。图片左上角,三颗闪亮的空心五角红星,记录着那启明在抗美援朝战场的荣光。

  战争与和平

  1953年10月1日,国庆四周年阅兵,天安门观礼台上,一群观众格外引人注目,他们是从朝鲜战场凯旋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代表团。

  上午10点45分,空军轰炸机群、战斗机群共96架飞机准时划过天安门上空,接受检阅。

  米格-15比斯战斗机编队里,24岁的空军飞行员那启明紧盯着长机,牢记纪律——“不准往下看”。

  那启明:有一条规定是不准往下看,为了集中精力,编好队,接受检阅的时候其他私心杂念都没有。通过复兴门,落地以后,受阅任务完成了。这个时候大家的心情才是胜利了,凯旋而归。

  那一年,国庆阅兵和游行队伍的主题是“保卫和平”,刚从抗美援朝战场归来的那启明深知这份和平来之不易。

  时间回到抗美援朝的第二年,1952年3月,那启明第一次驾驶战斗机飞过鸭绿江,从朝鲜上空望向地面:满目疮痍,一片焦土。

  那启明:过了鸭绿江后心情是愤怒的,见不到一个完整的城市,没有一个完整的村,到处都是烟火,朝鲜确确实实很困难,很困难。

  抗美援朝战争之初,志愿军在没有任何空中掩护的情况下连续发起两次战役,将敌军赶回到三八线附近,但志愿军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此时,人民空军还不满周岁,年轻的志愿军空军多数都和那启明一样,从零开始,速成培训,这些毫无空战经验的飞行员凭借内心莫大的勇气,毅然走向战场。

  机身上的三颗空心五角星

  在飞行中学会飞行,在战斗中学会战斗,志愿军空军以惊人的速度成长。

  初上前线,那启明所在的空十二师由最早抵达朝鲜的空四师带飞,但仅仅3个月之后,空十二师就迎来了独立的战斗。1953年6月10日,那启明所在中队第一次单独编队从鸭绿江口出发,飞过大同江上空时听到无线电耳机传来的情报。

  那启明:地面指挥所喊我们团长,162号,注意搜索,我们听到了敌机的声音,这就是当时的指挥口令,没有高度、没有方向。结果我们8架飞机编队转向西南方向的时候,一下就发现两架飞机——美国的F84,一边报告一边我就转过去了,我说,发现敌机,请求攻击。

  在僚机的掩护下,那启明成功咬尾一架敌机,抵近,开火,第一次打偏,那启明又拉近距离,再次开炮。只见随着一团火球升起,敌机顷刻间从半空中掉了下去。

  那启明: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僚机忍不住兴奋,在无线里面喊开了,打掉了、打掉了!这么喊是违规的,平常都是保持肃静听地面指挥的,但僚机飞行员这个时候就喊起来了。

  这是那启明经历的第一次空战,也是空十二师的飞行员第一次击落敌机。那启明首开全师入朝参战击落敌机的纪录,极大地提振了士气,师首长在那启明的战机上描画了一颗空心的五角星,以资奖励。

  那启明:零的突破,也叫打响第一炮。给我飞机上画上了一颗红五星。这是学苏联的,击伤的红五星是实心的,红五星光是一个框框,这是击落的。

  首次击落敌机40天后,那启明又以“空中拼刺刀”的方式打了一场漂亮仗。在三八线附近,那启明发现敌机后迅速转弯,回旋,连续两次开炮,击落了两架英国战机。地面人员后来根据战斗机判读器冲洗出来的胶片,发现那启明两次开火,距离敌机分别只有260米和100米。100米,如此近距离地歼灭敌机,创造了志愿军空战中最近的歼灭纪录之一。

  那启明:我们去的时候苏联顾问还跟去了,看到这个照片以后觉得这个太珍贵了。

  这一场空战,那启明荣立二等功,他的战机上再添两颗红色的空心五角星。

  “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

  三颗闪亮的五角星,记录着那启明初出茅庐的斐然战绩,但空战中,胜负只在一瞬间。十天后,那启明便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考验,也永远失去了这架战机。1952年8月20日,在一次与美国空军的大机群作战中,那启明的飞机被一发炮弹击中,座舱里顿时浓烟滚滚。

  那启明:中弹以后我的飞机进入了失速螺旋,座舱里面全是烟,仪表都看不清楚了,我是在这种情况下决定跳伞的。

  跳伞逃生对于飞行员往往是一场豪赌。但当时,那启明没有想那么多。

  那启明:我一进到树林,伞挂在树上了。离开伞出了森林,就看到一个农家院。有一个老太太,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然后我把志愿军的证拿出来给他看看,上面是朝鲜文、中文、俄文三种文字,我就开始比划说我的降落伞还在树上……

  落难异国他乡的飞行员和家园被毁的朝鲜青年素昧平生,语言不通,只因一张志愿军空军飞行员证立刻建立起信任。那启明被留宿一晚,朝鲜青年一家拿出了最好的饭菜招待,第二天又借来一头牛,驮着降落伞包,走了整整一个上午,把那启明安全送到了镇上的指挥所。太多死里逃生的细节已被时间冲淡,但那一碗热乎乎的小米稀饭和烤玉米的香气那启明永远不会忘记。

  在整个抗美援朝作战中, 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取得击落敌机330架、击伤95架的辉煌战绩,但也付出了牺牲116名飞行员的惨痛代价。他们多是二十多岁的年纪,在朝鲜空战激烈时,几乎每天都有飞行员牺牲。刚刚诞生的中国空军就这样雏鹰展翅,浴火成长,奇迹般地成长为一支令世界瞩目的空中力量。

  “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每每回忆起这场和平保卫战,那启明有着和战友们不同的情感,每次驾驶战斗机飞过鸭绿江口,他都会不自觉看一眼江边的家乡。

  那启明: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对我来说应该是最现实的,跟别人不一样,这是我的家乡。那会已经打到鸭绿江边了,可以说保家卫国是真正起到卫国的作用了。

  1956年,那启明被调入空军战斗飞行学校从事培训飞行干部的教学工作,自此,他先后为共和国培养出200多位歼击机飞行员。

  2019年10月1日,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仪式上,那启明坐着“致敬方阵”的礼宾车驶过天安门。

  那启明:第一次是天上飞过的,第二次是致敬方队,第二次比第一次感到更光荣。

  那一天,当歼-20梯队从天安门上空呼啸而过,90岁的那启明缓缓抬起右手,向蓝天敬了一个军礼。

  记者的话

  那老的家里,写字台最显著的位置摆着一张二人合照:两位志愿军飞行员并肩而立,倚靠战鹰,仰望天空,这是那启明和他的僚机飞行员刘忠胜。

  作为僚机,刘忠胜负责在那启明执行飞行任务时掩护其侧翼。他们一同出生入死,默契异常。拍照时,他们都是23岁的年纪,当天,那启明和刘忠胜第一次打配合,独立空战,那启明击落敌机后,作为奖励,有了这张珍贵的合照,这也是二人此生唯一的合照。

  1月15日是那启明的生日,如今已经91岁的那启明,每到生日这天,还是会不禁有些难过。1953年1月15日,他24岁生日,和刘忠胜本约好打下几架敌机来庆祝,但在一场激烈的空战后,那启明左等右等,却再没有等到刘忠胜。一生、一死、一瞬,便是生死的诀别。

  那老在讲到这里后,语速渐缓,视线落到了桌面。那一刻,我突然看到了激烈空战、辉煌战绩故事里的另一面。

  抗美援朝战场的上空,有的飞行员在飞机中弹后没有选择跳伞,反而把油门推到最大,驾驶着火的战机向敌机撞去;有的飞行员心疼本就数量不足的战斗机,即便在空中已被敌军打成“筛子”,还是选择迫降机场,被笑称把飞机开成了“空中坦克”……这些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的故事发生在真实的战场,这些年轻的生命用血肉之躯为祖国打出了一片和平的天空。

  人一旦有了执着想要守护的东西,就会突然拥有一种力量。青春正好,却愿以命相博。

  那启明的历史告白

  那启明:我是那启明。抗美援朝战场上,我曾和我的战友们在空中和敌人拼杀,那么多战友牺牲了,但没有人害怕。和平年代,我教出了许多飞行员,能够为共和国平安飞行近30年,我很感恩。军人,就是守土有责,而我作为一名飞行员,守护祖国的蓝天,我感到很光荣。 【编辑:王诗尧】

上一篇:七十二载,军人本色从未改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浔阳新闻网
版权:浔阳新闻网 冀icp备14007890号-1
Copyright © 2010-2020 All